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學習而可以經常實踐,是很好的。因為學習的東西就值租了。有朋友遠道來訪,是很快樂的。因為朋友是對等的,一來證明自己值租,二來可以互相引證。別人不理解楢山之道而不怨恨,是君子所為。因為楢者要明白人性,世上唔值租的人多不勝數,遇到不值租的人是不用有情緒的。

有子曰:「其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鮮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亂者,未之有也。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與!」

孝悌的人很少令社會混亂,但何謂孝悌?大孝孝於天,大悌悌於社穓。一言記之於值租!君子務本,這個本就是要經常小心自己的租值、對社會的貢獻,就是仁的根本!

子曰:「巧言令色,鮮矣仁!」

鳩噏之輩,何足言租值?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

每天多次提醒自己︰你逗咗份糧是否值租?對朋友是否有價值?學習的技藝有否實踐?

子曰:「道千乘之國:敬事而信,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

治國幾味︰認真、誠信、節用、掌握民氣時機。這就是為政者的租值。

子曰:「弟子入則孝,出則弟,謹而信,汎愛眾,而親仁。行有餘力,則以學文。」

訓戒一眾文青,尤其是偽文青︰一定要先做好值租的事,有多餘的租值(行有餘力),先好去做啲不事生産的事。

子夏曰:「賢賢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與朋友交言而有信。雖曰未學,吾必謂之學矣。」

如果能夠撥開煙幕,重視值租的人,輕視唔值租的人,做實事顯其租值,即使沒有所謂的學歷,就是一個有學養的人。

子曰:「君子不重則不威,學則不固。主忠信,無友不如己者,過則勿憚改。」

楢者要慎重思考人性,方可指點江山,兵無常法。要忠於自己,有錯則改。無友不如己者其實是廢話,朋友是對等的,差太遠的不會是朋友。不過這句提醒很多人,很多時以為自己是別人的朋友,其實對方只是社交上的禮貌。

曾子曰:「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

謹慎處理喪事(是否如法?是否值租?)、思考先人對社會的貢獻、反思自己的租值,大眾的底氣就會慢慢累積起來。

子禽問於子貢曰:「夫子至於是邦也,必聞其政,求之與?抑與之與?」子貢曰:「夫子溫、良、恭、儉、讓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諸異乎人之求之與?」

這是孔門幫祖師抬轎的一句。不過講得好好,因為孔子係講租值的人,了解人性,所以每到一個地方很容易就了解到當地政情,正如子貢話孔子的求,份量不同於一般蛋散,但寫論語的人都不知根底,分別在於孔子的求值租好多。

子曰:「父在,觀其志;父沒,觀其行;三年無改於父之道,可謂孝矣。」

這個父,不作血緣親父解,當年亂世才沒有太多左膠離地撚,有都死撚晒。如果三年不改傳授楢山之道,可謂孝於天,對得住社會了!

有子曰:「禮之用,和為貴。先王之道斯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禮節之,亦不可行也。」

禮的作用,就是以和為貴,但一味為和而和,不講規矩也是不行的。何謂規矩?租值是也!

有子曰:「信近於義,言可復也;恭近於禮,遠恥辱也;因不失其親,亦可宗也。」

所謂的信義恭敬,是對有租值的人事而言的。盲目奉行,就是不值租了。

子曰:「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謂好學也已。」

無錯,只有港豬先會食食食瞓瞓瞓,楢者首重自己租值︰有無洞察人性?有無貢社會?有無兵無常法?有無好學上進?僅此而矣!

子貢曰:「貧而無諂,富而無驕,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貧而樂,富而好禮者也。」子貢曰:「詩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謂與?」子曰:「賜也,始可與言詩已矣!告諸往而知來者。」

這也是儒門吹奏其先輩之句。不過其中心思想也是不論環境順逆,都要好好處理自己情緒,方為功架、租值所在。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不怕別人不了解自己,只怕自己不了解人性。楢者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