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陣子單拖去看電影李小龍。

最大的驚喜竟然是放映前的插曲。

買了F行中間的位置,不久有對少年進場,女的坐我左邊,男的坐女的左邊。

有點奇怪他們的年紀對李小龍有興趣。

為了方便大家了解,稱男子為「肥仔」,女子為「呆女」。

肥仔方坐了半戔茶時間,就說要去洗手間。走到走廊時,禁不住嘩啦嘩啦的嘔吐了。

「死,我嘔呀」肥仔滿不在乎、淡然而精準的描敍自況……

「嗯」呆點頭表示肯定,然後回望前方等待電影上演,很佩服他們那份從容。

「摳~摳~」欲言又止的肥仔再嘔一次,掩口的右手已滿佈嘔吐物。

「……」肥仔對着地上的嘔吐物出神。我估計他的早餐是牡丹樓早晨全餐,午飯是冬菇雞柳飯。

「同學,有無紙巾呀?」我也給他的從容感染了。肥仔無奈而淡定的搖一搖頭。

「囉去啦」我掏了一包紙巾遞向肥仔,但呆女還是沒有動作……

「麻煩妳攞一攞畀佢好唔好?」我竟然沒有火,還請呆女幫幫忙……

之後肥仔拿了紙巾到洗手間,五份鐘後有潮童四人組到場。

四人經過還有嘔吐物的走廊,潮童A︰「妖!做乜撚嘢係度嘔呀!」

「唔係度嘔唔通你又可以係度打飛機咁把炮?」我實在忍受不了太不經大腦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