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三,去拜年。

竹戰,清一色。

很利落的清一色、太順利的清一色。

心有戚戚焉。

洗牌,老媽來電。

又要勞煩長期合作的的士大哥……

**************************

屯門醫院。

太長的路、太迂迴的路。

儀器停了,她也熟睡了。

彼岸的政府機關業已啟市,公事公辦。

跨世紀的秘密也只有她知道。

**************************

青松、鳥鳴、桂花香

道上的景物依舊

麻將一樣嘩啦嘩啦的響

只添了沉重的步伐

及那清一色旁的彼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