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危險的 Full Stack Developer

近年興起一個職銜,叫Full Stack Developer。業界趨之若鶩。

其實本座見過的所謂的Full-Stack,頂多只是寫個backend API + Web/Native frontend而矣,大部份只是會搞frondend,然後backend只會做些上不得戰場的玩具。

以軟體開發來定義Full Stack,相信懂得寫firmware, OS, kernel, hardware driver, library, database, backend application, web + native frontend application是最基本吧。

問題是︰人生有限,世上有幾人可以通曉以上的技術?

問題是︰很多人根基未穩,一出道就弄了個Full Stack Developer職銜,然後浮光掠影的各項技術懂一點點,就自以為武功蓋世,行家當然心知他們只是銀樣蠟槍頭, 危險之處就是很多老闆會信以為真,技術的決定跟他那一套,不過這類蠟槍頭又很滑頭,一般經常轉職,爛攤子就只好由原本的老實同事收拾了。

問題是︰另一個情況就是僱主希望一份人工工作全包,老實說就算真有個Full Stack的人,他一天也只有24小時啊!Full前full後三分險呀!

立志當然要遠大,以 Full Stack為目標是豪情, 但以Full Stack自居者……恕我得罪,這根本就是狂妄。Full Stack Developer應該如先生、小姐、大德之類的只可以對別人恭稱,自稱是很無禮啊。

當然這是近代社會Title inflation的一例,但自稱全能也未免太傲慢了……

另外,我認為 full stack === 爆stack === stack overflow,實在太唔吉利了!

做工程的人還是務實一點好的,奉勸公司人也務實一點。

如要接手那些高科技潮童的project,開條件一定不能手軟,因為不是大家求僱主收留,而是各高手對那公司誤信讒言重罪的救贖,一定要重金才可以贖罪啊!

專有軟體

專有軟體的最大問題不是用家沒有使用的自由,而是這類軟體很多時也剝奪用家不使用的自由。

大狂曰︰「一樓一都可以齋吹唔做啦下話?」

啪啪啪

看見這個joke頁,又想到幾個︰

會當凌絕頂 一覽啪啪啪

朝辭白帝彩雲間 千里江陵啪啪啪

疆理雖重海 車書本一家 盛勛歸舊國 佳句在啪啪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啪啪至今

趙客縵胡纓 吳鉤霜雪明 銀鞍照白馬 啪啪如流星

飛雪連天射白鹿 笑書神俠啪啪啪

文教失宣 啪啪啪啪

勸君更盡一杯酒 西出陽關啪啪啪

日暮鄉關何處是 煙波江上啪啪啪

誰敢啪啪啪啪 唯我彭大將軍

人閑啪啪啪 夜靜啪啪啪 月出驚山鳥 時鳴春澗中

夕陽西下 斷腸人在啪啪

Yeah Chan and Yeah Camp


難得好天氣,想約老師看電影…

老師︰…喂…

K︰啱啱起身?

老︰唔係…入咗camp…

K︰咩camp?

老︰同條女入椰camp…

K︰哈哈!你去飲椰青呀?

老︰係呀…好煩呀…

K︰係佛家角度,呢啲叫做因果

老︰係呀…真係報應…以前成日唔返教會…

K︰願主祝福你…

掛電話後…忘了很重要的問題︰那教會屬正屬邪…

駭能星期四

是咁的!

難得不用加班,出席了幾有趣的Hacking Thursday。按官網的說法,Hacking Thursday就是︰

Hacking Thursday 是由幾位居住於台北地區的自由軟體/開放原碼開發者所發起,每週四晚上會於特定咖啡店聚會。會議歡迎開發者加入,並歡迎廠商贊助設備作為開發應用平台。

香港的Hacking Thursday同樣由一班自由軟體/開放原碼開發者所發起,以模仿台灣的Hacking Thursday方式進行,可是因為香港的開發者數目較少,所以營運方式會有所不同。

樓上cafe,八人枱,十幾人,真熱鬧。

第一回,主題自由,題目不限。

由GFW之父被扔鞋到如何玩轉雅虎麻雀game,很愉快的聚會。

下次聚會應該是兩星期之後,主題是本人也有興趣的OLPC

本活動歡迎任何有興趣的朋友,詳情請留意http://h4.opensource.hk/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