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認識的大一朋友又要搬回家了。

晨早回到那住了兩年的嶄越社,剛好也是Ocamp的最後一天,只見莊員在老四半死的樣子…青春,真可愛青春…青春真好呀!

無獨有偶朋友又在六樓,一開門他的東西多得很︰樂聲牌橙色電飯煲、Sound Track光碟、Master Grade的Gundam、兵器也有筆架叉、雙節棍、還有在動漫節買的廿雞劍道竹刀,用力砍了幾下就散了……

兩年前也是如此光景,只是行李少多了。要道別無敵海景、蚊池祭典、Take人、全天侯冷熱水,奔放的粗口、拖鞋賽跑、還有任意擊打的木板。由不現實到超現實再返回殘酷的現實,多少要一點點認知與接受的時間……

很喜歡這首歌︰嶄越最合時

[missed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