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karl

慢慢嚟

大家有無見識過,身邊有人想達成一些目標,但往往很久都未達到,然後其身邊的人會「好好心」地一句「慢慢嚟」?

差不多每次聽到呢句我就扯火!

慢慢嚟?搭鐵入閘前面條友啫幾廿次重唔行開有無叫過佢慢慢嚟?Lunch Time前條友諗成分鐘都未落單又有無慢慢嚟?買咗隻股票想佢升有無話慢慢嚟?

咁點解人地有目標啲人就計慢慢嚟?黃子華話香港人最仆街無講錯架!

我知,華人社會陋習之一,就係鍾意做人情呀嘛,但呢啲自我感覺良好的人情,仆街去婚宴攝生果日報囉!唔出聲無人話你啞,講埋啲咩慢慢嚟,咪即係令對方更加完成唔到目標。

有啲嘢急唔嚟嘛?錯!凡事有客觀條件同主觀條件,客觀條件真係不到個人控制,但大部份人做嘢失敗係連主觀條件都未得嘛!話減肥又唔做運動又鳩食嘢,話要進修嗰啲就晚晚煲劇+social media+content farm+八卦,訂乜鬼目標吖,買定棺材等釘蓋吧啦!

真係關心朋友就學下啲零code PM咁屌下佢地啲進度,就算唔屌咪唔好出聲囉,條啫對波唔會細咗架喎!

完!

 

 

項目經理的舞曲 Zero Code Project Manager

請恕我再一次玩食字,這是多年的興趣……

這篇所說的只限香港。

近年社群有人提出一些連基本編程能力都沒有的PM, 只會亂接方案亂屌開發人員,為之Zero Code PM,這問題在香港物別嚴重,所以有人提出用”HKPM”這個詞代表呢類人,並提出政府應該吧這類行為刑事化。

屈指一算都在業界打滾了廿年,由蚊型公司搞web/mail service -> Hardware vendor/SI 搞機搞solutions -> Game Studio/Startup 搞 DevOps,都遇過完全沒有技術根㡳的PM!點算?自求多福吧!好多時自己做埋PM嗰份,其實唔好話PM,有好多pre-sale都係乜撚都唔識,之前有前輩mentor係銷售、標書、實踐、管理一手包辦的!呢啲咪做實事囉,等嗰班友打救就亡國啦!

HKPM對業界傷害主要有三︰

1. 亂接工作。無技術根底,即係乜唔知乜嘢可行乜嘢唔可行,胡亂應承客戶要求,賣屎忽都唔掂啦!
2. 亂定時限。承上,根本就唔識,又點定時間呢?
3. 亂屌隊友。承上,出事就一定架啦,咁係奴才社會都要卸鑊架,咁咪亂屌啲開發人員唔掂囉!

問題是,很多時這些zero code pm的薪金是遠超過做實事的技術人員,蠶食大部份公司資源。這些人其實是薪水強盜,定為刑事罪行是不足夠的,應該要引入浸豬籠、凌遲等刑罰才能撥亂反正!

如果公司太多HKPM,而閣下又不是他們一類,這個世界很大!轉公司吧!

廣東話備忘

嗌(=aai3=) / 嗌交(吵架)
呃(=ak1=) / 畀佢呃咗(讓他騙了)
晏(=aan3=) / 晏晝(下午);食晏(吃午飯)
餲(=aat3=) / 廁所好餲(廁所很臊臭)
拗(=aau3=) / 拗頸(頂嘴);拗斷(折斷)
詏(=aau2=) /詏撬(爭執)
扼(=aak1=) / 扼手(握手)
揞(=am2=) /揞實個荷包(捂住錢包)
罨(=ap1=) / 成身濕曬,罨住個身唔舒服(捂著身體不舒服)

鏰(=bang1=) / 一個鏰都冇(一分錢都沒有)
畀(=bei2=) / 給; 畀錢
肶(=bei2=) / 同 髀;即 大腿 ; 雞肶
飆(=biu1=) / 佢飆得好快(他跑得很快),同 猋
噃(=bo3=) / 佢好叻噃(他很了不起)
埲(=bung6=) / 推冧呢埲牆(推倒這堵牆)

搽(=caa4=) / 搽脂蕩粉(塗脂抹粉)
巉(=caam4=) / 岩巉-指難看,不好
罉(=caang1=) / 砂煲罌罉(瓦鍋瓶罐)
唓(=ce1=) / 唓,你估我唔知咩?(呸,你認為我不知道?)
黐(=ci1=) / 即 粘;黐線(神經病)
打乞嗤(=ci1=) / 打噴嚏
撍(=cim4=) / 撍烏龜(一種撲克遊戲)
掅(=cing3=) / 掅起個袋(=doi2=)(把袋子提起來);抽掅(挑剔)
埕(=cing4=) / 酒埕(盛酒陶器)
啋(=coi1=) / 啋(=coi1=),大吉利事
灼(=coek3=) / 同 焯; 灼生菜

啖(=daam6=) / 扒幾啖飯(吃幾口飯)
趲(=zaan2=) / 走趲(鬆動)
嗒(=daap1=) / 嗒糖(咂糖果),有時喻指心裏美滋滋
遝(=daap6=) / 一大遝(一大疊),遝水(有錢)
笪(=daat3=) / 呢笪地方(這塊地方)
嗲(=de2=) / 嗲聲嗲氣(嬌聲嬌氣)
揼(=dam1=) / 揼時間(拖時間)
髧(=dam3=) / 頭髮長到髧(垂)落膊頭
沊(=dam2=) / 水聲,沊一聲跳落水
嗲(=de4=)嗲(=de2=)渧(=dai3=) / 啲水嗲(=de4=)嗲(=de2=)渧(=dai3=)(水滴個不停)
躉(=dan2=) / 擁躉(捧場者);躉低行李(放下行李)
抌(=dam2=) / 抌石仔(扔小石子)
扽(=dan3=) / 路唔平,開車好扽(路不平,開車很顛簸)
戥(=dang6=) / 匹配,戥你唔抵(替你可惜)
燉(=dan6=) / 燉冬姑
頭耷耷(=dap1=) / 頭耷耷(垂頭喪氣的樣子)
竇(=dau3=) / 雀竇(鳥窩);老竇(=dau6=)(爸爸)
哋(=dei6=) / 佢哋(他們)
掟(=deng3=) / 掟石仔(擲小石塊)
埞(=deng6=) / 冇埞企(沒地方站)
啲(=di1=) / 有啲人(有些人)
扚(=dik1=) / 引,拉;扚起佢(拉起佢)
掂(=dim3=) / 掂下都唔得(摸一下都不行);搞掂(=dim6=)(搞好)

瞓(=fan3=) / 瞓覺(睡覺)
窟(=fat1=) / 屎窟(屁股)
戽(=fu3=) / 戽被(睡覺踢被子)

鎅(=gaai3=) / 鋸;割;切;裁:鎅玻璃,鎅紙刀
曱(=gaat6=)甴(=zaat2=) / 即 蟑螂
鉸(=gaau3=) / 鉸剪(剪刀);門鉸(門合葉)
偈(=gai2=) / 傾偈(談心)
髻(=gai3=) / 盤在頭頂或腦後的發結;扎髻
噉(=gam2=) / 噉都得(這也行)
咁(=gam3=) / 天氣鬼咁熱(天氣多熱)
黃黚黚(=gam4=) / 淺黃黑色
撳(=gam6=) / 撳釘(圖釘);撳電掣(按電鈴)
梘(=gaan2=) / 番梘(肥皂)
趌(=gat6=)跛跛(=bai1=) / 趌跛跛(單腳跳);趌路(滾蛋)
嚿(=gau6=) / 一嚿石頭(一塊石頭)
嘅(=ge3=) / 我嘅書(我的書)
擏(=geng6=) / 擏住擏住;擏錫下(=haa5=)啲嘢啦(愛護一下東西吧)
喼(=gip1=)汁 / 一種醬料
篋(=gip1=) / 箱, 皮篋,藤篋
嗰(=go2=) / 嗰個人(那個人);嗰日(那天)
弶(=gong6=) / 蟹弶(蟹螯)
蠱(=gu2=)惑 / 使人心意迷惑
攰(=gui6=) / 即 累;返(=faan1=)工好攰
焗(=guk6=) / 焗飯(燜飯)
啩(=gwaa3=) / 你會應承啩?(你會答應吧?)
摑(=gwaak3=) / 摑幾巴(抽幾個耳光)
躀(=gwaang6=) / 躀低(摔倒)
九大簋(=gwai2=) /簋, 古代盛食物的器具

揩(=haai1=) / 揩油(占小便宜)
嚡(=haai4=) / 澀,粗糙:條脷(=lei6=)嚡(舌頭很澀)
喊(=haam3=) / 哭
慳(=haan1=) / 慳錢(省錢)
姣(=haau4=) / 姣婆(蕩婦)
喺(=hai2=) / 喺屋企(在家裏)
系(=hai6=) / 相當於 是
扻(=ham2=) /扻頭埋牆(把頭往牆上撞)
冚(=ham6=) / 冚家(全家);冚(=ham2=)被(=pei5=)(蓋被(=pei5=))
拫(=hang4=) / 風車轉到拫(風車轉得飛快)
瞌(=hap1=) / 瞌一陣(小睡一會)
呷(=haap3=) / 呷醋(吃醋)
睺(=hau1=) / 睺實佢(盯住他)
噱(=coek3=)頭 / 搞新噱頭(搞搞新意思)
墟(=heoi1=) / 趁墟(趕集)
炕(=hong3=) / 炕麵包(烤麵包)

廿(=jaa6=) / 廿即二十
翕(=jap1=) / 眼翕毛(眼睫毛);翕(=jaap3=)手(招手)
嘢(=je5=) / 揾嘢(找東西)
咿挹(=jap1=) / 指男女間行為不軌。
膉(=jik1=) / 呢啲臘腸好膉(這些臘腸有哈喇味)
厴(=jim2=) / 冇厴雞籠(沒蓋雞籠);小厴(肋下兩側)
躽(=jin2=) / 躽胸(挺胸)
掖(=jip3=) / 掖高褲腳(把褲腿卷上來)
鷂(=jiu2=) / 紙鷂(風箏)
喐(=juk1=) / 喐手(動手)
膶(=jeon2=) / 雞膶(雞肝)

山旮(=go1=)旯(=lo1=) / 山旮旯(山溝) *正音係讀”山哥囉”
蠄(=kam4=)蟧(=lou2=) / 即 蜘蛛
蠄蟝(=keoi2=) / 即 癩蛤蟆
襟(=kam1=) / 襟兄(對妻姊之夫的稱呼)
妗(=kam5=) / 妗母(舅母)
扱(=kap1=)章 / 即 蓋章
搉(=kok1=) / 搉頭殼(敲腦袋)
企(=kei5=) / 企起身(站起來) 同 徛(=kei5=),立也《廣韻》
屐(=kek6=) / 踩屐(溜乾冰)
揵(=kin2=) / 揵起個鑊蓋(揭開鍋蓋);揵咗幾頁(翻了幾頁)
琼(=king4=) / 豬油琼咗(豬油凝固了)
蹺(=kiu3=) / 蹺起腳;蹺凳
佢(=keoi5=) /佢(他,她,它)

嘞(=laat3=) / 我識做嘞(我懂得怎樣做了)
囉(=lo3=) / 行囉(=lo3=)(走吧)
罅(=laa3=) / 窿罅(洞隙)
嚟(=lai4=) / 行嚟行去(走來走去)
孻(=laai1=) / 中國廣東,福建一帶稱老年所生幼子為孻
躝(=laan1=) / 爬, 有蟲躝嚟躝去;滾 躝屍
擸(=laap3=) / 擸擸埋埋一大堆(收刮了不少東西)
捩(=lai2=) / 捩橫曲折,捩手掟咗佢(轉頭就扔掉它)
簕(=lak6=) / 刺;玫瑰花好多簕
冧(=lam3=) / 撞冧(撞倒);花冧(=lam1=)(花蕾);好冧(=lam1=)(好甜蜜)
笠(=lap1=) / 笠衫;執笠(破產)
邋(=laat6=)遢(=taat3=) / 邋遢(骯髒)
褸(=lau1=) / 烏蠅褸馬尾——一拍兩散
脷(=lei6=) / 豬脷(豬舌頭)
叻(=lek1=) / 你真系叻(你真能幹)
僆(=leng1=) / 僆仔(細路仔),看不起時用
摙(=lin2=) / 摙死你(卡死你)
靚(=leng3=) / 靚女(美女);心情好靚(心情很好)
拎(=ling1=) / 拎畀我(拿給我)
鷯(=liu1=)哥 / 即 八哥
攞(=lo2=) / 攞錢(取錢)
碌(=luk1=) / 一碌木
睩(=luk1=) / 睩大眼(睜大眼)
淥(=luk6=) / 淥一下筷子(燙一下筷子)
轆(=luk1=) / 車轆(車輪)
攣(=lyun1=) / 攣毛(=mou1=)(曲頭髮)
捋(=lyut3=) / 捋高衫袖
唔(=ng4=) / 唔緊要(不要緊)
孖(=maa1=) / 孖仔(孿生兒子)
嫲(=maa4=) / 祖母,習慣上較多稱阿嫲
擘(=maak3=) / 擘大個口(張大個口)
蜢(=maang2=) / 蝗蟲
掹(=mang1=) / 拉,拽:掹(=mang1=)衫尾(拽著衣服下擺)
咪(=mai5=) / 你咪(=mai5=)理(你別管)
嘜(=mak1=) / 商標(嘜頭);一嘜米(一筒米)
癦(=mak6=) / 即 痣
炆(=man1=) / 炆就是普通話的燜
抆(=man2=) / 抆屎(擦屁股)
乜(=mat1=) / 乜名(=meng2=)?(什麼名?)
踎(=mau1=) / 即蹲;佢哋習慣踎住食嘅(他們習慣蹲著吃)
咩(=me1=) / 你唔知道咩?(你不知道嗎?)
孭(=me1=) / 孭仔(背孩子)
屘(=mei1=) / 屘二(倒數第二)
眯(=mi1=) / 眯埋眼(合上眼)
搣(=mit1=) / 搣到好痛(捏得好痛)
嚤(=mo1=) / 緩慢;佢(他)行得好嚤。
冇(=mou5=) / 冇即沒有,冇買(沒買)
懵(=mung2=)懂 / 懵懂(不懂)

乸(=la2=) / 老虎乸(母老虎)
嗱(=laa4=) / 嗱,你講嘅。(喏,你說的)
揇(=naam3=) / 一揇咁長(一拃長);揇下(=haa5=)個窗有幾闊?(拃下窗有多寬?)
腩(=naam5=) / 魚腩(魚肚子)
蚊赧(=naan3=) / 被蚊蟲咬致的紅腫塊
諗(=nam2=) / 諗計(=gai2=)(想法子),也可寫成 惗
啱(=aam1=) / 唔啱著(=zoek3=)(不合穿);啱啱(剛剛)
腍(=lam4=) / 炆得好腍(燉得好熟) 份人好腍(脾氣很好)
褦(=nang3=) / 佗手褦腳(拖累)
嬲(=nau1=) / 嬲爆爆(氣呼呼)
掗(=ngaa6=)拃(=zaa6=) / 占地方,引申為霸道
奀(=eng1=) / 奀瘦(瘦弱)
心悒(=ap1=) / 心悒(=ap1=)(內心憂鬱)
噏(=ap1=) / 咪(=mai5=)亂噏廿四(呸,別胡說八道)
扤(=at1=) / 將棉胎扤(=at1=)實啲(把棉被壓緊點)
吽(=au6=)哣 / 發吽(=au6=)哣(發呆)
戇(=ngong6=) / 戇居仔(小呆子)
壅(=ung1=) / 壅(=ung1=)多啲泥(多培些泥)
蕹(=ngung3=) / 蕹菜(通心菜)
棯(=nim1=) / 山棯
向左走向右走(=nan2=) / 向左走向右走手菜(拿手菜)
挼(=no4=) / 挼乾淨(=zeng6=)件衫(把衣服搓乾淨)
燶(=nung1=) / 燶飯(焦飯)

屙(=o1=) / 屙屎(拉大便)

坺(=pek6=) / 一坺牛屎(一堆牛糞)
車大奅(=paau3=) / 常被寫成車大炮(說大話騙人),奅—空也,虛大也
擗(=pek3=) / 擗(=pek3=)咗啲爛嘢(把破爛東西扔掉)
樖(=po1=) / 一樖樹(一顆樹)

嘥(=saai1=) / 嘥錢(費錢);嘥人哋(挖苦別人)
滑潺潺(=saan4=) / 滑潺潺(滑溜溜)
閂(=saan1=) / 閂門(關門)
潲(=saau3=) / 豬潲(豬飼料)
睄(=ciu1=) / 睄(=ciu1=)佢幾眼(瞧他幾眼)
噬(=sai6=) / 咬;一啖噬過嚟
糝(=sam2=) / 糝(=sam2=)啲鹽(撒點兒鹽)
擤(=sang3=) / 擤鼻涕
嗍(=sok3=) / 嗍一啖(吸一口)、嗍氣(喘氣)

呔(=taai1=) / 車呔(車胎)
軚(=taai5=) / 車軚(汽車的方向盤)
燂(=taam4=) / 燂(=taam4=)下(=haa5=)啲豬腳毛(燒一下豬蹄的毛)
撻(=taat1=) / 撻(=taat1=)大隻腳周圍行(光著腳到處逛)
睇(=tai2=) / 睇書(看書)
氹(=tam5=) / 水氹(水坑)
唞(=tau2=) / 早唞(晚安);唞涼(乘涼)
佗(=to4=) / 佗住細路(背著孩子)
劏(=tong1=) / 劏豬(殺豬)

搲(=we2=) / 搲銀(=ngan2=)(賺錢);搲開件衫(扒開衣服)
搵(=wan2=) / 搵人(找人)
韞(=wan3=) / 韞(=wan3=)住小偷(把小偷關起來)
喎(=wo3=) / 我一啲都唔知喎(我一點都不知道)
煨(=wui1=)番薯

揸(=zaa1=) / 揸車(開車)
咋(=zaa3=) / 我去過一次咋(我去過一次罷了)
拃(=zaa6=) / 拃(=zaa6=)住巷口(堵住胡同口);一拃(=zaa6=)芝麻(一把芝麻)
鈒(=zaap6=) / 鈒(=zaap6=)骨(衣服等鎖邊)
磧(=zaak3=) / 壓;大石磧死蟹
棹(=zaau6=)艇 / 划艇
陰騭(=zat1=) / 陰騭即類似陰功之意
啫(=zek1=) / 唔好請假啫(=zek1=)(不要請假吧)
生癪(=zik1=) / 疳積
瀄(=zit1=) / 畀汽車瀄到周身濕(被汽車濺到滿身濕透)
擳(=zit1=) / 即擠;擳牙膏;擳暗瘡
噍(=ziu6=) / 同 嚼;噍完鬆(占了便宜就跑)
盅(=zung1=) / 煙灰盅(煙灰缸)
啜(=zyut3=) / 啜一啖(吻一下)
捽(=zeot1=) / 捽老泥(搓污垢)

搵工日常

香港九成recruitment agents都係垃圾!

A: 你有咩強頂?

M: 我不弱

A: 你有咩弱點?

M: 我不是最強

A: 你好似轉工轉得幾密……

M: 呢個你係專業,想請教現時香港邊幾間公司有終身僱用制呢?

A: 你識得x/y/z語言嗎?(不懂)咁會扣分喎……

M: 而家係你in我定你個客in我呢!你咁大支嘢可以話事?

Microsoft買咗Github可以點?

Microsoft買咗Github。咁啱係呢啲一年一度籌旗大日子出呢啲大新聞,其實都無乜點,大部份人搞生意只係向錢看,Microsoft出得起高價,賣盤是很正常的商業活動,只是連本人在內都放了不少source code在github,以下是本人提議的幾個應變方法︰

Public repo

1. 靜觀其變

如果放的都是Free Software,其實走不走想信分別不大,可以靜觀其變。

2. 移民

Gitlab /Bitbucket也是不錯的選擇,可以一戰。

Private repo

1. Keybase

https://keybase.io/ 幾有/野心,有IM, team management, private git repo只係其中一個功能,不需要Web UI都可以一戰!

2. Self host Gitlab

最直接就是自己host gitlab,不過前提是有4GB memory,不過筆者實在是個窮撚,如果大家見到呢篇覺得有用,課金支持啦喂 ~

 

危險的 Full Stack Developer

近年興起一個職銜,叫Full Stack Developer。業界趨之若鶩。

其實本座見過的所謂的Full-Stack,頂多只是寫個backend API + Web/Native frontend而矣,大部份只是會搞frondend,然後backend只會做些上不得戰場的玩具。

以軟體開發來定義Full Stack,相信懂得寫firmware, OS, kernel, hardware driver, library, database, backend application, web + native frontend application是最基本吧。

問題是︰人生有限,世上有幾人可以通曉以上的技術?

問題是︰很多人根基未穩,一出道就弄了個Full Stack Developer職銜,然後浮光掠影的各項技術懂一點點,就自以為武功蓋世,行家當然心知他們只是銀樣蠟槍頭, 危險之處就是很多老闆會信以為真,技術的決定跟他那一套,不過這類蠟槍頭又很滑頭,一般經常轉職,爛攤子就只好由原本的老實同事收拾了。

問題是︰另一個情況就是僱主希望一份人工工作全包,老實說就算真有個Full Stack的人,他一天也只有24小時啊!Full前full後三分險呀!

立志當然要遠大,以 Full Stack為目標是豪情, 但以Full Stack自居者……恕我得罪,這根本就是狂妄。Full Stack Developer應該如先生、小姐、大德之類的只可以對別人恭稱,自稱是很無禮啊。

當然這是近代社會Title inflation的一例,但自稱全能也未免太傲慢了……

另外,我認為 full stack === 爆stack === stack overflow,實在太唔吉利了!

做工程的人還是務實一點好的,奉勸公司人也務實一點。

如要接手那些高科技潮童的project,開條件一定不能手軟,因為不是大家求僱主收留,而是各高手對那公司誤信讒言重罪的救贖,一定要重金才可以贖罪啊!

嶄越最合時

你那份意 准我盡情地放肆
越是平淡 越會加添一點新意義
我看着你 總覺熱情和振翅
但我不只想要 不單止想要兩三天
或會發覺失去意思
茫茫前路不知所以
然而前路有我伴你共行不介意 (不介意)

Vein is the Almighty
這會是心底那句子
不要又再懷疑
無論再次碰到 錯折與失意

Vein is the Almighty
將美夢變作可以
Vein 嶄越最合時
全賴有你我一起 將嶄越變合時

脫face者

昨晚剷了2007年開始使用的facebook account。

回顧一下,其實當年的朋友,到今天多只化為冷氣房的數據。

所謂的社交網絡,只是讓大多數用戶與人的聯繫更薄弱了。

再體驗一次十年前沒有太多雜訊的世界吧!

男孩和那場雪

雖然本座都經歷過不少風浪,但2014年5月17日實在是真正超現實的一天︰一方結婚了!

以下是他的故事︰

有一個男孩,被愛過,被遺忘過。曾經,他感傷於得不到來自成人世界的疼愛。缺了的洞是個擾人的存在,經常一不小心,就把零零碎碎的東西,丟失了進去。再不小心一點,連自己也一頭栽了進去,愈掙,愈往裏面扎。想方設法,有時找到新的路逃出來;有時力竭筋疲過後,尋獲新的力量。但是有時不堪,非得把陷進去的部份割捨,才能脫身而出,又因為這樣造出了新的洞。一直填不滿。更甚的是,就這樣把自己丟在那裏,一走了之。走了好遠的路,才繞回來,才撿回去。

直至有一天,男孩踏步去尋找世界。非他所願,但時光就是會把人推出去。他要找到足夠填補那些洞的東西。他讀過書上說,有一條法則,可以填補任何闕失。

他走過街道,迎頭都是人,每個人是一個故事,但男孩不是當中的角色。街上的美味,以至聲色犬馬,都是未曾經驗過的美好。他樂於融入這片昇平當中,享受人類最新的體驗。那些洞原是黑色的,現在被種種色譜取代,他已經好久沒有寂寞。有一種最好吃的彩虹糖,男孩每次都買新顏色新味道,直至老闆說再沒有他未嚐過的款式。然後他才懂得,顏色的盡頭,只是一片模糊。

他就離開了街道。遇到一場雪,折騰了兩天,冷得知覺欠奉。想起臨行前有人告訴他,森那邊可能有適合的風光。他總是幸運的,到了森林,他找到屬於自己的愛。那些生長經年的參天巨樹,護蔭了他;其他的高矮各種鮮紅嫩綠,作為他的伙伴成長。

這些零零星星的愛有點疏落,可是,正因為被忽視過,才懂得有人注目的溫暖是如何重要,一絲一點的存在感都強烈到,如蕭瑟的夜半寒風裏,一盞遙遠但穩定的燈光。這比起那些在溫暖的林中成長的人有所不同,他是因為被雪僵過,才懂得生命的暖度。

嘗過暖意,那種舒泰的經驗讓他無止境地追逐,但總是戰戰競竸。畢竟,他太了解,那不是理所當然的應份,於是理所當然地不敢寄出期望。只能輕輕試探,畏畏縮縮,偶然得到一缺碎片,就足夠樂上半天。

然後,連森林也下雪了。世界僵住了,他困在原地。

他走出林外,跟雪說,你的力量太大了,能不能停下來。

那場雪問為甚麼。他說你把我的家搞丟了,好不容易我才找到的。

冷不是力量,只是失去熱的狀態。那場雪跟他說。

雪沒有停下,保持現狀,兩個彷彿在對峙。男孩也不怕,他早習慣了饑寒。這個世界其實沒有好不好,只有慣不慣而已。

但總有一方要妥協,從古至今皆如是。那場雪妥協了。

男孩繼續在林裏過悏意的日子,但另一個自古皆然的道理是:妥協是代價,能換來更無價的利益,這是很古老的法則。男孩一直記掛著,為甚麼那天雪會退讓。他只是在逞強,卻是明白,自己沒法一直堅持下去。

於是森林也再住不下去了。他非得不再邁步旅行,再繼續自己的尋找。

找到山上,踏足高處,舉目四顧,大小遠近、光影流聲,盡成原野。除此以外,惟有頭上的天空、雲、陽光、與更高的山峰。能容納多遼闊的世界,就能成就多巨大的人。他覺得自己好像能回去了。

事情的經過,往往是事後才能憶述的,當時人卻是最不清楚。千堆雪從山上奔騰而至,淹沒了多少未來。洪濤的白淹至,男孩在裏面翻滾分不清哪裏是雪,哪裏是自己。他想這也許是另一種意思的歸宿,卻又在模糊的黑暗中,意識到分寸難移,然後才是連帶著凍的疼痛。明明應該被沒在一片白裏頭,眼裏卻只有黑暗。顏色產生意義之前,先要有光。

結果,我還是被困在黑漆漆的洞裏。男孩想,卻不感到意外,打從第一眼開始,他就懂得,雪看起來光潔亮白,觸碰下去卻是冷冽,裏面也埋蔵著太多不為人知。他們的內在,其實相去不遠。於是,在包裹裏,他倒是明白她的身不由己,積累漸重,即或一瀉千里以後,還是沒能釋懷。

於是男孩開始一把一把抓身邊的雪,拿來填心裏的洞。填滿了,又融掉了,打從骨子裏冷出來;他還是一股勁地塞,漠視溫度、時間,世界會停在一個瞬間,當你專心致志的時候。他長久地駐留在這裏,再一次對峙,跟他的執著與命運。

終於,還是,有一方妥協了。經歷晝夜後,突然耀眼地放晴了,滿山的雪變透明了,時間流轉了,風起了,水痕乾了。冰雪化成流水,再化成女孩。我們的祖先在巫山,世代都沒找到幸福,女孩說;因為冰雪雲霧這種水氣,沒人抓得住。

他想起來了,那天森林裏的老師教他,雪不能用來填補空洞,因為冷,更甚的是會融化,抓不住。男孩卻不服氣,誰說融化就不行?比起服從,他的本能是反抗。於是那天下課後,他到溪邊練習捉住流水,撈起一把,又在指縫間離散,連同他的落寞一起。

今天他才終於懂得,沒有誰說一定要把甚麼抓住。了不起的是能容許遺漏,妥協於特性,那條古老的法則。我的幸福,我的空洞,由我來定義。

女孩說謝謝你愛我。

事實是你把我撈回來。男孩說。

————-

後記:

我結婚了。於是,想給你們留個紀念,想感謝你們,所以寫了這個故事。

我覺得這個世界不夠美好,每人都有或多或少填不滿的洞。我想,不如,我去填那些洞。在長長的夜裏迷失過,才切切地懂得黑暗中的援手有多意義重大。

我卻不知道,懂得是一回事,真正投身其中,就不是那麼容易。像孩子總遠遠無法了解父母的愛,只有一旦付出過,才懂得那些細潤無聲的愛,有多累人。

有多累人,就有多偉大。

世上沒有一種愛,是又輕鬆又偉大的。要成全,就必須代價和犧牲。還沒有說到愛裏需要智慧與勇氣,這個世界沒有好混到,想要付出,就自然付得起。

人心總是有最柔軟的一塊。有時用來包覆其他人,有時用來被傷害。

只是不管怎樣,也要正直地愛著其他人。有時是因為被愛過,被溫柔婉轉地層層包覆過,被細潤無聲地喜愛過,所以懂得愛。

有時是因為愛過,因為傷害又被傷害過,因為在無際的黑夜裏頹唐過彷徨過,才攫獲一份又一份珍貴的力量。

再把這些彌足珍重的東西,傳播出去。

這是你們教會我的,謝謝你們一直用那條很古老的法則厚待這樣任性的我。


筆者後記

男孩的孩子出生了!祝他們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