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2

歲末2012

  老實說無論感情還是理性,我還是無法接受西方以一個宗教人物的出生為記年方式。曆法應以節令、天文為根據,才是務實的做法。從來只過夏曆年。

  當然三百六十五又四份之一天就是地球繞太陽公轉一週,就是一年。很科學的計算,但起點不必是這天,也犯不着煞有介事的倒數。今年最大的變動要算放棄以往幾年的「豐功偉績」而轉投新的行業,薪酬少一大截是意料中事,但不能如朋友所說的是「減人工」,畢竟工作性質不同,就好像小明跟守門員是不可比較的。這年半的工作真的充滿挑戰,如果說舊公司是少林寺,這裏一定是魁男塾︰工作一年多還不能掌握,這真是頭一遭!有負舊同事的厚望而離開也算是值得了。雖然中國人公司有很多荒謬的作風,但笑看荒膠也正好滿足個人看穴居人生活的惡趣。加上現在的的同事華洋習處、奇人異士雲集就更熱鬧了。

  忽然驚覺以往的書都是白諗的,十月開始學人發奮,可幸以前的文言功夫沒有擱下,四書還支持得住,其他經史就要多下功夫了。還有半年就屆而立之年,希望這時期可以打好基礎吧。

  感情生活原本是老人家才關心的,有次竟然老媽也提及。個人是不希望打破這率性的單身生活,雖然很多朋友都成了家(立室在香港是有點難度……),但我就是我,有些人是不適合二人世界的。就算要找伴侶,以現在的學養還是強差人意,誤己事小,誤人事大,還是讀書修身才是王道。

  香港,很差的一年,共狗治港,無法無天。不過真如老子所說「大道廢,有仁義」,殺出班學生起義,如入無人之境,連那些犬儒家長都受到感染,真有點始料不及,可恨狡兔三窟,還是放虎歸山。明天又是大遊行,姑且看看如何收科。開心的是年中竟然做了助選團,身體力行的自由鬥士,最後發覺其實得着比付出多,也認識了很多有趣的朋友。

  最近學易,借文言名句作結︰「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

香蕉會否飄浮?

香蕉會否飄浮?

  李安電影少年Pi之奇幻漂流,尾聲有日本保險公司派員了解船難經過,並對香蕉會否飄浮作出質疑。這是一個可分為內外的問題。很多自以為科學理性的人都會小腦反射的得出「是」或「否」的斷論,而不知道這答案受香蕉的載體影響。

  內在的答案,又引伸出很多問題,外在的如︰那些香蕉是真的嗎?如果是強國的香蕉,在空氣飄浮也是可能的。內在的如香蕉有甚麼意義?社會希望香蕉是浮是沉?

  其實這是一個很蠢很蠢的問題。香蕉是幫助猩猩脫險的工具,既然猩猩最後都上了救生艇,而且都死了,為甚麼還是死抱住香蕉不放呢?李安找兩位日本人演這個蠢問題,真是給那種盲目堅持到底的文化重重的括了一巴,兩位演員還要不自知的演出這角色,痛快哉!

善易者不卜

這是一種Recursion

第一層意義,善易者善變也,不要預測女人的任何行動/想法,因為一定會失敗

再上一層,所以善易者不會預測女人的任何行動/想法

如此類推,善易者不會做以上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