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議會

出口在哪裏

Insanity: doing the same thing over and over again and expecting different results.

— Albert Einstein

  現在大家所說的民主,一般都是指議會制度,由市民選出議會成員,再由議會成員決定政策。問題是,競選人在爭取選票時,往往跟狗公求交配是一樣的︰就算是托塔1都肯作出承諾!一旦高票當選,議席袋袋平安,往往出賣選民,陽奉陰違,向利益集團靠隴。如果翻查立法會會議記錄,這些事屢見不鮮。遇上這類政棍,對不起,一般市民是沒有任何實質行動可以改變的。

  較為貼近民生的地區施政,在一些西方國家會由地方官員跟市民商議。例如要修建一條單車徑,官員要跟受影響的市民解釋工程目的、施工時會有何影響…… 市民是有權否決有關工程的。在香港大家可以找區議員,大家不妨試試,包你有意想不能的「驚喜」。其實那些區議員的本質多數都跟立法會的狗公沒分別,唯一的分別就是薪金福利少很多。

  另一種主流的政治體系叫獨裁,由掌握大多數資源的人決定政策。一般獨裁政府的架構較為簡單,很多規則可以由上級直接更改。獨裁的好處就是施政效率奇高,而且當權者絕對不會出賣市民(因為從來不必向市民作出承諾)。當然效率奇高的通常都是殺人放火等重要事務,修橋補路就要視乎情況,如果是高幹的銷金窩,就一定是優先的。

  所謂民主、獨裁,就是說遵從少數服從多數,還是多數服從少數的遊戲規則。一般人當然覺得多數服從少數是不合理的,所以很多獨裁政權都聲稱自己是民主的。問題是︰難道少數服從多數就一定合理?那少數的權益就可以忽略了嗎?

  不只是香港,世界普遍都陷入這無盡的長廊,覺得向左不行,就一定向右,向右不行,就一定向左。殊不知這迷宮在二維是沒有出口的,真正的出口在更高的維度。當然,我認為多人走的方向是較接近下一維度的,只是不要忘記左右上下,看看有沒有暗門、或者若隱若現的階梯。


1. 托塔 : 扛便器,廣東用語,跟李靖、晁蓋、多聞天王等傳說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