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又係菲律賓

  菲律賓的脅持人質事件,暫時以七死六留院過一段落。

  有人很激動,其實這是很正常的。

  試想想,一個長期有貪污問題的國家,一個警員不跟上司叫雞收片就會被革職的國家,可以要求其政府機構有多好的效率?而且人質又不是菲律賓人,又無權勢,成為犧牲品也是常識吧?

  面書有人指出︰趕走菲傭、永遠不去菲律賓。我明白很多人遇到超現實就會神經失常,他們的言論比小朋友賭氣說永不吃飯還要低層次。

  大家不要忘恩負義,年中不知多少太太向老公的二奶落降頭,還不是菲律賓貨?

  其實,香港也好、強國也好,再走下去像槍手一類人的遭遇一定愈來愈多。

  唇亡齒寒……

搬hall

  大三認識的大一朋友又要搬回家了。

  晨早回到那住了兩年的嶄越社,剛好也是Ocamp的最後一天,只見莊員在老四半死的樣子…青春,真可愛青春…青春真好呀!

  無獨有偶朋友又在六樓,一開門他的東西多得很︰樂聲牌橙色電飯煲、Sound Track光碟、Master Grade的Gundam、兵器也有筆架叉、雙節棍、還有在動漫節買的廿雞劍道竹刀,用力砍了幾下就散了……

  兩年前也是如此光景,只是行李少多了。要道別無敵海景、蚊池祭典、Take人、全天侯冷熱水,奔放的粗口、拖鞋賽跑、還有任意擊打的木板。由不現實到超現實再返回殘酷的現實,多少要一點點認知與接受的時間……

很喜歡這首歌︰嶄越最合時

造神運動

  還記得遠古的地理課題及,地球不斷在玩造山運動。

  地球人更厲害,玩造神運動。

  本來也不敢造神,只會借神,如上古有一眾巫覡、中古張角張魯、近代洪秀全。後來乾脆造神吧!於是強國有個毛澤東、之後有個車輪功。

  現代商業社會,神是可笑的、是迷信的。無奈這班無神論者卻自己造起神來!還要四處落力傳教!給別人捧出來的神可真神氣了,我不知道財可否真的通神,但神就一定可以通財!連等候肝臟移植都可以有特別安排,還是多吃蘋果真的可以補肝腎?

  不過最好玩的就是,任何爛產品一經大神開光,就好像唐寅院後的垃圾一樣,成為信徒之寶。

  跟朋友說過,就算大神拿一條屎出來,一經開光,加上神號「埃」,例如「埃Shit」。一樣有人奉如僆模攬枕搶購回家。朋友以為我開玩笑,但我可是很認真的。

講乜話

[有不當內容,請子女陪同家長收看]

殖民地年代,一度以為世界就只有英文和廣東話。

而英文,就是世界上最高級上等的語言。

到小學才知道有種有趣的語言叫普通話,名字遜過魯賓遜,竟然是朝廷官方語言!

其實這個「波paul摸科」一直學不好,文法還算handle到,發音猶如小老母,還是不說為妙……

當然不反對這個標準,否則十幾億人就要雞同鴨講。

問題是︰也不要抹殺方言吧!

我明白中共班北佬真係死蠢,除咗靠搶就搵唔到食的可憐蟲,但你自已餓死關我撚事咩屌你老母!我又無阻你搵食!

雖然今次廣洲的兄弟丟那媽deal到啲成績返來,但中共籠嘢古古惑惑又唔知下劑又搞啲乜…

長命做

日本可說是長壽之國,香港今年也穩守第二。

很多時有長者概歎「嗰頭近」(壽元將盡),然後一班所謂孝子賢孫急忙安慰︰唔會,你長命百歲呀!

我嗤之以鼻,保持微笑,贊賞長者知天,恥笑後輩的無知。

千古帝王盲目追求長壽,甚至肉身不死。可有想過天天在權力中心角力,如果長生不死真有如無間地獄?

年個八十的小巴司機,停車等候時熱死了,如果他再長壽,又是否一個詛咒?

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工作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