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一追再追

去年第三季,轉工也轉職。很多舊同事以為找到好路數,其實只是一廂情願的劈掉重練,人工少一半有多。

其實,我計算過個人花費不多,一直追求的是非賣品。

這些事,當然要時間。

現在時間更穩定,卻更少。

追求的事多了。

Yeah Chan and Yeah Camp


難得好天氣,想約老師看電影…

老師︰…喂…

K︰啱啱起身?

老︰唔係…入咗camp…

K︰咩camp?

老︰同條女入椰camp…

K︰哈哈!你去飲椰青呀?

老︰係呀…好煩呀…

K︰係佛家角度,呢啲叫做因果

老︰係呀…真係報應…以前成日唔返教會…

K︰願主祝福你…

掛電話後…忘了很重要的問題︰那教會屬正屬邪…

話說NLP

  大學時有個很屌的活動,就是「搵件畢業生返來吃個飯」的晚宴,因為宿舍費用是包了的,所以我事必出席。

  吃的,是連女生都不飽的菜,及橙汁先生無限飲!

  第一次接觸NLP,就是其中一次同桌的畢業生,他自稱是什麼master。我問佢NLP係乜?佢話係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嘩!巧近近呀!Programming喎!全場當然很多學生問長問短。聽完佢吹一大輪,講到識飛咁!重以為佢會表演湼盤過大家開下眼界!除咗較為識講嘢咪又係無料畢業生一名!跟本就只是Naive Lying People!

  菜上完就沒有理他,到海景飯堂吃麵!

  如果大家不知道NLP是什麼,是沒有損失的,如果有人問,就說是Naive Lying People!是錯不了的。

聖誕…快樂?

很老很老的老朋友,都不會說聖誕快樂。

因為大家都明白,對經常快樂的人,說了是多鳩餘…對不快樂的人,是無情的嘲諷。

成人跟小朋友的分別,就是懂得該說的話,也不說多餘的話。

聚麻甩藍妹惹讎視 擺提琴雨亭首當殃

  麻甩佬打冷,定要來支藍妹才夠浪漫!啤酒姐的仇視一向少理。

  話說一晚班友突然異性甩底,一班麻甩佬聚首打冷。酒過三巡雨亭到達,那玩具似的提琴擱在一邊,開始故作豪氣的吃喝。

  須叟,一啤酒姐濃妝豔抹頂着個啤酒小肚腩捧生力求售,大佬菲賓單嘢你都未有交待,重要我幫趁?一於照舊藍妹。反觀對面枱幾位阿叔豪爽,一打一打的喝,當然啤酒姐也要落力地吹,吹出個業績來。

  可能條女都吹到有點high,竟然過來吹水,玩幾句唔夠玩成塊面哄埋雨亭度又挑逗又玩埋佢粒嘢,重要話佢唔得。我真係有啲火,大佬你話雨亭唔得即係話晒成枱人唔得啫!你副尊容就真係唔係好得喇!同時我又驚雨亭真係除褲晒冷唔知點收科。都係經紀陳老江湖唔理佢,等條女玩雨亭玩到夠就收工……

  話說回來啤酒妹呢份工真係女人大敵,成日咁吹有乜計唔成個啤酒肚呢?不過無生意都唔好過來搞事吖頂你!

情是故鄉融

  既然回鄉,自不免偶書。

  祖父四海飄泊,從來不知祖籍何處。故鄉,是外公的故鄉。沒有在這遍鄉土長大,對我來說是故是故人的故,鄉是鄉郊的鄉。

  其實故鄉不遠,連同歡樂咭的遊戲,只要一小時,比上班還快。一到埗就是典形的大陸小鎮︰銀行分行、廉價食肆、垃圾亂扔的外省佬。不知道表什麼的老人家出來迎接,一口鄉音令人懷念,厲害的是廿幾年不見她一下就認出我來。吃飯喜歡上館子,酒家的點心恰到好處、甜品不是一味的加糖,美心稻香的就顯得過份油膩了。

  祖屋旁有口大井,生活用水一應井水為主。屋是千篇一律的農村間隔︰一開大門就是祖先恭奉處,當然祖先也愛看電視,所以下面就放置了那部只有九個頻道按鈕的經典彩電,小伙子很高興可以收看亞記的變形金剛。後面是兩個大灶頭,傳說中的大鑊就放在那灶上,下面的洞是燒柴用的,爐火一昇保證炊煙四起。

  晚上,遙望香港萬家燈火、抬頭淩黑的天幕,繁星閃爍,海邊陣陣涼風,閒話家常,煩惱彷彿是另一個世界的名詞。

  天亮、雞犬鳴吠,屋後養了十幾隻走地雞,咯咯的叫,城市的小孩看着有趣,偶爾一個大鵬展翅撲將過來,唬得小個子的心臟噗通噗通的跳個亂七八糟。當然,那走地二字在當時也什是多餘。

  村裏有片滿山荔枝樹的土地,還記得當時暑假回鄉,第一次看見俯拾皆是的纍纍果實,白玉般的果肉鮮甜多汁,還夾着新鮮荔枝的獨有清香,都是都市生活望塵莫及的享受。

  祖屋現在都出租給外來人了,現在住的房子都是新建的,間隔開闊實用,也難為地產商妄稱千多平方呎的叫「豪宅」,實在戇鳩非常。繁星早已給光害打得七零八落。很多土地都賣出以配合國家發展,走地雞和荔枝都要到市場買。井水也只能用作清潔地板。到處泥路都成了石屎地,祠堂反而保留得有板有眼。剩下的只有隨歲月老去的鄰里人情,在不久將來也會成為絕響。

立體肉蒲團之極度好笑

  四個字︰眼高手低。如果看過廿年前同樣由蕭若元製作的「玉蒲團之偷情寶鑑」,一定會拿他切柒煲粥餵狗,非常失望。

  同樣以原著為買點的「龍珠—全新進化」雖然是十足的爛片,最少其戰鬥動作場面還可以令人聯想到其原著。相信把本片抹去標題,乍看「極樂寶鑑」還以為是某富家子弟中學生的cult片專題習作。除了未央生、玉香跟鐵扇的關係,就只有換陽具是原著的基本劇情。其他如神偷賽昆崙助未央生偷權老實老婆、權老實立誓報仇、未央生換陽一新後的盤腸大戰、及最後兩位男角覺悟出家的精采劇情欠奉。這些在麥當雄執導的「偷情寶鑑」都有所交待。

  不跟原著事小,缺乏創意事大!肉蒲團屬小品風格,蕭若元定要拍阿凡達大製作的排場。感覺是導演不知如何處理,情性愛場面欠缺調情前戲,就算東京熱的作品都會先說一輪廢話吧?好不容易到了激烈的場面,偏偏又不能營造那種酒池肉林、肆意荒淫的氣氛。至於兩位新配信出道的女演員實在是大材小用,完全不能顯示她們平日的功架,還是日本人真的不賣外國人的帳,肥水不流別人田?

  雖然雷凱欣的擁疐極度失望,其角色設定卻令人眼前一亮︰長鞭似的陽具異術表演!這是筆者第一次在銀幕看見觸手系的元素,未知是否世界第一?可惜「極」片竟然沒有利用觸手加以發揮,這是全片的最大敗筆。

  製作人很努力加入一些港產片元素。適當加入粗口對白可以增加趣味,但是次過於着意、斧鑿太深淪為小學雞式為粗口而粗口,遠不如朱茵在性工作者十日談的媽媽生般大方自然。所謂的粗口不外乎沒有組織的單字「屌撚柒閪」,相比以其大學生年代粗口最厲害的蕭公子在youtube表演一口氣講三十多字的粗口的豪情壯語,實在使人失笑。換陽具一幕最有心思,改原著的狗腎為馬鞭以應廣東話的「馬撚咁大」的地方觀念。由田啟文領導的傷殘江湖郎中二人組玩轉手術過程,可算是粗疏中見細緻。

  加重性虐待場面是很好的嘗試,這是東西洋情色片的常見戲碼,香港反而不太流行,相信是本港太多假道學所致。血腥暴力處理得宜可以令情色電影昇華,不過本片表現的暴力跟色情完全割裂,只是近乎cult片的暴力。建議製作群多參考梅津泰臣的作品。

  戲中有幕是寧王表演半天屌,相信是向徐錦江先生的致敬位。有興趣的話建議大家看看1991年由麥當雄執導的「偷情寶鑑」,八成原著劇情,香港演員還是大家熟識的吳啟華、鄭則士、徐錦江、葉子媚、吳家麗。日本的陣容有村上麗奈及鮎川真理,這兩位就要請教好景年代的前輩了。

  立體?君不見整篇都沒有題及,還要問?哈哈哈!

李小龍的啟示

  早陣子單拖去看電影李小龍。

  最大的驚喜竟然是放映前的插曲。

  買了F行中間的位置,不久有對少年進場,女的坐我左邊,男的坐女的左邊。

  有點奇怪他們的年紀對李小龍有興趣。

  為了方便大家了解,稱男子為「肥仔」,女子為「呆女」。

  肥仔方坐了半戔茶時間,就說要去洗手間。走到走廊時,禁不住嘩啦嘩啦的嘔吐了。

  「死,我嘔呀」肥仔滿不在乎、淡然而精準的描敍自況……

  「嗯」呆點頭表示肯定,然後回望前方等待電影上演,很佩服他們那份從容。

  「摳~摳~」欲言又止的肥仔再嘔一次,掩口的右手已滿佈嘔吐物。

  「……」肥仔對着地上的嘔吐物出神。我估計他的早餐是牡丹樓早晨全餐,午飯是冬菇雞柳飯。

  「同學,有無紙巾呀?」我也給他的從容感染了。肥仔無奈而淡定的搖一搖頭。

  「囉去啦」我掏了一包紙巾遞向肥仔,但呆女還是沒有動作……

  「麻煩妳攞一攞畀佢好唔好?」我竟然沒有火,還請呆女幫幫忙……

  之後肥仔拿了紙巾到洗手間,五份鐘後有潮童四人組到場。

  四人經過還有嘔吐物的走廊,潮童A︰「妖!做乜撚嘢係度嘔呀!」

  「唔係度嘔唔通你又可以係度打飛機咁把炮?」我實在忍受不了太不經大腦的問題。

大年初三的清一色

  年初三,去拜年。

  竹戰,清一色。

  很利落的清一色、太順利的清一色。

  心有戚戚焉。

  洗牌,老媽來電。

  又要勞煩長期合作的的士大哥……

  **************************

  屯門醫院。

  太長的路、太迂迴的路。

  儀器停了,她也熟睡了。

  彼岸的政府機關業已啟市,公事公辦。

  跨世紀的秘密也只有她知道。

  **************************

  青松、鳥鳴、桂花香

  道上的景物依舊

  麻將一樣嘩啦嘩啦的響

  只添了沉重的步伐

  及那清一色旁的彼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