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重新上路

  非常折騰的半年,見識了另一個世界、經歷了一場鬧劇、認識了自己的人生……

  突然,一切從頭開始,瀟洒走我路。

古董碗吃飯

  早陣子友人陪同到處逛,心血來潮想買隻公雞碟盛墨汁。問老闆報價,嘩!一隻比豉油碟大小許的正貨公雞碟竟然要一百五十元,最後還是選了一隻仿製品,只收港幣六元正。仿製品的畫工當然差了些,不過本身的書藝也是有限公司,算是互相輝映。

  友人質疑我是否真的會買古董碗回家盛飯吃,其實我覺得是順理成章的。因為那些古董本身就是生活用具,不同的只是百年之後身價百倍,正如本人只買幾十元的T-shirt,有米的可能幾萬元買件名師設計的,還不是穿上身?光放着作擺設反而浪費呀!

  古物之中本人獨愛青銅器,如果可以用個商周青銅器皿吃飯就真是霸氣十足了。

堅持

  原來Xanga就快關門大吉,今晚找回當年的連結頁,掃視每位朋友的網上日記或網誌。

  其實我反而奇怪Xanga到現在才關門,所謂的集體回憶實在救不了大江東去的古老石山,不過,這是Xanga的堅持。雖然我一開始就不喜歡,但是我喜歡她的堅持!

  當年第一個寫網上日記,到現在還繼續的就只有兩三位吧。文字開始過時,人類開始退化到口腔期,所以「有圖有真相」的反智理論才可以充斥全球,twitter只允許一百四十個字,連中學生文章的起首都不如。社交網絡製造了大量資訊垃圾。

  到現在還是沒有兩大陣營的智能手機,當中有技術有信仰因素,所以有關手機遊戲一概免問。工作也是因為信仰而放棄工作了五年的公司,有負同事上司厚望,到新行業重新修練。不知不覺原來跑步也堅持了十幾年,兩個月前還開始純素食,也是信仰關係。

  有朋友說這樣的生活會少了很多選擇,我說男人從來只要一條道路︰修羅之路!

緣法

  凡事都講緣機,時辰未到,再努力也不濟事。這幾個月,只修了自己、渡不了別人。因為,自己的緣機已到,別人的還未到。

  有些人很熱心,卻不明白別人的時機未到,誤己事小,誤人事大。切記切記!

歲末2012

  老實說無論感情還是理性,我還是無法接受西方以一個宗教人物的出生為記年方式。曆法應以節令、天文為根據,才是務實的做法。從來只過夏曆年。

  當然三百六十五又四份之一天就是地球繞太陽公轉一週,就是一年。很科學的計算,但起點不必是這天,也犯不着煞有介事的倒數。今年最大的變動要算放棄以往幾年的「豐功偉績」而轉投新的行業,薪酬少一大截是意料中事,但不能如朋友所說的是「減人工」,畢竟工作性質不同,就好像小明跟守門員是不可比較的。這年半的工作真的充滿挑戰,如果說舊公司是少林寺,這裏一定是魁男塾︰工作一年多還不能掌握,這真是頭一遭!有負舊同事的厚望而離開也算是值得了。雖然中國人公司有很多荒謬的作風,但笑看荒膠也正好滿足個人看穴居人生活的惡趣。加上現在的的同事華洋習處、奇人異士雲集就更熱鬧了。

  忽然驚覺以往的書都是白諗的,十月開始學人發奮,可幸以前的文言功夫沒有擱下,四書還支持得住,其他經史就要多下功夫了。還有半年就屆而立之年,希望這時期可以打好基礎吧。

  感情生活原本是老人家才關心的,有次竟然老媽也提及。個人是不希望打破這率性的單身生活,雖然很多朋友都成了家(立室在香港是有點難度……),但我就是我,有些人是不適合二人世界的。就算要找伴侶,以現在的學養還是強差人意,誤己事小,誤人事大,還是讀書修身才是王道。

  香港,很差的一年,共狗治港,無法無天。不過真如老子所說「大道廢,有仁義」,殺出班學生起義,如入無人之境,連那些犬儒家長都受到感染,真有點始料不及,可恨狡兔三窟,還是放虎歸山。明天又是大遊行,姑且看看如何收科。開心的是年中竟然做了助選團,身體力行的自由鬥士,最後發覺其實得着比付出多,也認識了很多有趣的朋友。

  最近學易,借文言名句作結︰「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

調戲之極

偕車神騎於野,道旁稍息,有少婦族人於後。

少頃,神細察婦騎,躍躍欲試。

大狂驚曰︰「君安敢動人車駕?」

笑曰︰「有何不可?」遂褻弄之。

大狂警之︰「請君自重,婦嗔睨久矣!」

神自顧而言︰「此騎劣,不可騎……」

頓昂首見吾騎,驚曰︰「何則汝騎在前!?」

對曰︰「一向如此」

車神狼狽上騎,極速而去。

大狂曰︰「車神公然戲婦於野,拂袖而去,真神人也!」

iPhone之名

  蓋考評局勸小子以智能電話代iPhone一事,斯弱智矣!豈不聞公孫之白馬非馬?

  余以為「哀風」最宜,孫子云︰哀兵必勝,哀風也必勝哉!

  人師者,勤習為要,慎誤人子弟!

城市的張狂


  初夏,除了紀念那年的政治風波,最大的節目就是上山下海。就算呆在家中也有聽態的︰聽蟬。如果附近有池塘、或者大雨過後,溝渠還會傳出蛙鳴。

  近日城中傳出有人就這些自然現像投訴,更神奇的是管理公司竟會戇鳩得受理,組團捉蛙。令我有少許投訴蟬鳴的衝動,看看管理公司會否傾巢而出,學學痀僂丈人承蜩的故事,不過夏蟬何其多?只怕是「用志不分,煩膠耗神」居多,大佬!蟬喎!幾多隻呀?!

  稍有常識的都明白,蟬鳴蛙鳴,只在特定季節,原因是他們繁殖有特定時令,不似人類可以無時無刻在車上、在公司、在野外、在學校無拘無束地盡情交配。好不容易交配成功還要找安全的地方生產,實在比香港人給強國雌性霸佔床位更危險啊!為何大家不能有多點同理心呢?

  城市人,自私、不合群、自大、虛妄,其實十分脆弱,生命力連廚房的小動物都不如。還是虛心一點,放下所謂的身段,向身邊的朋友學習。

漢堡、牡丹、蘋果

美式快餐一向少吃為妙,如果真要選擇,最好去漢堡王,牡丹樓只可以維持生命。

牡丹樓一向以「I’m Lovin’ It」作口號,但一想到牡丹樓叔叔那副跟Jigsaw差不多的模樣、跟張宇人同氣連枝的薪金再加上日漸垃圾的食物,很難想像可以對他有愛。

漢堡王說「Have it your way」,很有自求我道的意味,而且真的像黃金機一般可以自行砌麭,真的很有霸氣。

每朝都吃一個蘋果,有一種賭命的快感,因為這是一種很難挑選的水果,爽甜酸缺一不可。諷刺的是,非常討厭蘋果教。

年齡增長,反而加偏愛那種快意恩仇的值價觀,可能看太多武俠小說了。

順道一提,牡丹樓的「我就是喜歡」,其實抄自金庸《白馬嘯西風》最殺食的一句「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歡」,可以說我對號入座,但最少不是原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