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嶄越最合時

你那份意 准我盡情地放肆
越是平淡 越會加添一點新意義
我看着你 總覺熱情和振翅
但我不只想要 不單止想要兩三天
或會發覺失去意思
茫茫前路不知所以
然而前路有我伴你共行不介意 (不介意)

Vein is the Almighty
這會是心底那句子
不要又再懷疑
無論再次碰到 錯折與失意

Vein is the Almighty
將美夢變作可以
Vein 嶄越最合時
全賴有你我一起 將嶄越變合時

愛迪生事件看香港的偽善

  首先是愛迪生跟嬌姐上演的「犀照」,再來Blow Blow Chan的管樂演奏,之後是四哥新抱(媳婦)的高潮示範,還有張史提芬周的未來戰士(只是網友惡搞,但實為神來之筆,不得不提)……

  明星合成照最少有十年歷史,為什麼以前成千上萬的合成作品沒有被追究,反而是次幾張「小兒科」的合成照反而引起唱片公司高調報報官治理?大家別忘了最初唱片公司聲明那些是合成照,既然不是真品為什麼要擊鼓鳴冤?又為什麼警方會受理這次事件?

  很明顯,有人說謊,自知網上流傳的圖片是真品,卻訛騙公眾是合成照,暗中向警方求助,要求揪出真兇。如果沒有人欺騙公眾,就是有人報假案,為其員工用納稅人的血汗錢做宣傳,居心叵測。

  香港可以出售色情刊物,但竟然不能架設色情網站,真是五十步笑百步。未滿法定年齡的朋友只要有錢都可以買到色情刊物,但光顧色情網站最少要過信用咭這門檻,什麼言論資訊自由全是空話。這方面偉大的祖國已經遙遙領先,如果領導們再搞個有社會主義特色的性開放,香港就真的完蛋了。其實還有出路,旅發局可以針對香港這偽善之都做宣傳,最少這是貨真價實,除了製作廣告根本沒有額外成本。

  至於照片真假,連專家都不能絕對肯定,利用圖像編輯軟件功能的合成最多只屬上乘。最上乘功夫還是回歸簡樸,逐個像素修改,雖然非常費時,但這才能入於化境,作品真假不分。當然,這是因為數碼相片本身就是假(總有失真),才會有真假不分的合成作品。

  其實,明星也是人,跟大家一樣有性生活,苛求他們守身如玉未必流於虛幻。

  難怪有句︰「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劍茗橫批︰「What the fuck !」

忽然碧咸

今天看見《FourFourTwo》的封面是碧咸,雖然明知內容貧乏,還是忍不住買來看看。

98年世界杯開始看足球,那年碧咸是球壇新星,在世界盃的舞台上告訴全世界他有多優秀,以及十六強對阿根庭的時候被紅版罰下,成為了那一屆英格蘭的出局罪人。

接下來98-99年度球季,正是曼聯奪下三冠那一屆,碧咸是陣中主將。

然而碧咸的球星地位,很大程度緣於他的臉孔。

那時年少,討厭女孩因為他俊朗就說喜歡看他踢球。

碧咸的足球特質並不奪目,他沒有很快的速度,沒有優秀的盤球,而我們一般所說的「球星」大都必須具備這兩項條件。碧咸著名的是傳中球和罰球,相對地少人了解的是他的體能極佳,很勤於跑動;更少人談論的是,碧咸的one-touch質素是世界頂級的。one-touch的傳射受到來球的角度和力度影響,難度比傳射一個控定的皮球高,可是效益也大。現代足球注重防守,盤帶和速度的發揮被壓抑到最低,事實上支撐球隊運行的是基本的傳球走位,能夠省下控球的時間,對手的攔截便更加困難,這當中one-touch的作用是極為重要的。

今天的新聞說明年碧咸會以借用形式加盟AC米蘭,即使他離開了曼聯,即使英格蘭自麥卡倫執教開始他不再是必正選,他卻愈來愈被認識足球的人認同。在Youtube看到他在曼聯時的比賽片段,那時曼聯團結而強大,他也拼命而快樂。如果讓他再一次選擇,他會選擇捨棄巨星的光芒而留在母會嗎?

— 一方

立法會為甚麼會有長毛

作為新聞人物,長毛一直都深富娛樂性。然而作為政治人物,娛樂性即或足夠在民怨積厚的04年立法會選舉中讓長毛獲勝,也決沒可能令他在四年後連任。論政績,長毛有破壞有建設,可是他自己不數算的話,又多少香港市民留意到他在批判以外的工作?對選民來說,長毛頂多是一敢於抗爭行動偏激的候選人,對香港政治人材具信心的選民理應沒有票投長毛的道理。也就是說,相信香港原有政黨以至固有的政治人物的選民,理應不會把選票寄放在一個過去四年不斷抗爭卻在大眾眼中不見建樹的長毛。然而長毛高票當選,44763名選民寧可選擇長毛。

香港人對固有政治狀況的信心消磨殆盡,於是立法會有長毛。

— 一方

田園荒蕪,所謂何事?

自農曆新年之後,便沒有在這裏寫過文章,因為我很疏懶。
人總有很多藉口,很多自以為身不由己,很多不能如願,而我確切知道,我是因為疏懶。
每次想到這裏要努力寫個人感懷以外的事,總想不勞而獲。結果不勞,便不獲。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田園將蕪胡不歸?我重新建構了很多問題,但願在這裏找到答案。逆水行舟,正因為逆水,才能找到江湖平靜所沒有的力量。

— 一方

牡丹樓出了什麼問題?

  最討厭國際連鎖快餐店牡丹樓,就算不談個人不喜歡圾垃食物,客觀來看牠的質素是很差的。

  首先,講錢。初中時代一個套餐只要十六大元,還記得每人把廿元現鈔交給一位朋友購買,回後他總是「不設找贖」,所以我們都一定要「加大」,多付一元五角,換來大汽水大薯條。之後牡丹樓慢慢加價,有次朋友買回來的套餐沒有加大,因為廿元已經不夠。直到中五有天光顧,朋友竟然回來跟我們拿錢,我們異口同聲「好一個佛!」。

  其次,香港人最喜歡的道德問題。牡丹樓員工的工資差不多二十年不變,到現在好像還是時薪二十元左右,即時辛勤工作一小時還支付不了一個套餐!這是怎麼樣的世界!為牡丹樓工作經常吸入油煙,可說是「搵命搏」,本港很多低技術高風險的行業都有偏高的報酬,但對不起牡丹樓的主要業務是收買人命。

  第三,沒有標準。這個本座身受其害,因為牡丹樓火雞大學分店簡直是「慢餐」。店長管理失當,店員工作怠慢,繁忙時間很多同學要等候漢堡包,但牡丹樓不是第一天開業,每天同樣時間產品有什麼需求總有個大概,不可以叫製作食物的多做幾個嗎?市區的分店又沒有這個問題?客人付款買的是速度,否則到茶樓吃點心不是更好?我明白那幾位大嬸年紀大反應慢,但如此大企業可否多請幾個店員幫忙呢?

  最後,排隊問題。十年如一日,為什麼要多條龍?繁忙時間很多情況客人排得長長的隊,然後有位職員加入櫃枱服務,反應快的朋友就會第一時間箭步搶前優先購買。這不是對顧客不公平嗎?這方面吉野家、銀行、City Super的一條龍排隊方式真是值得表揚,總之就先到先走,不會因個別員工怠慢而得失正在輪候的客人。什麼?要評核員工表現?電腦系統要求員工登入便可,而且Mac Job也不要對人有太高要求啦!

  考考大家︰牡丹樓最低熱量的食品是什麼?

沈殿霞的一課

  香港藝人沈殿霞死了,醬缸國的死人效應應運而生。各報館電視台趕快重整沈女士生平資料片段,醫生一證實死亡就搶閘出號外報導,週日的電影全部可見這位肥姐的笑容。

  自少對沈女士有負面印象︰笑聲刺耳、為人霸道、說話刻薄(其實劍某一樣)。但最少,也是最重要的,她忠於自己!

  沈殿霞身材肥胖,但肥就肥,就以「肥肥」作稱號,後來有點江湖地位,行內後進叫「肥姐」。

  肥姐賣的是一個經典︰肥胖身材、貓頭鷹髮型、粗框眼鏡,加上深入民心的「上海婆」形象。所以她十年如一日,那個身材、那個髮型、那副眼鏡,更不屑邯鄲學步,盲目去做瘦身代言人︰瘦身是痛苦、變態的,跟「開心果」形象格格不入。

  有人會覺得沈殿霞的形象過時,但大家會接受一個可樂樽身型、穿三點式泳裝的肥姐跟那些瘦身明星一樣向大家擺出那意淫的態勢嗎?

  無可否認,沈殿霞在香港是一個個別例子,但這更顯露香港人的品味,是如此單一。恕我淺陋,現在香港的新晉歌手我全都不認識,他們的造型像一個個罐頭倒出來似的,而且歌曲、MV都偏向一個調子,沒有個性。反觀外地的音樂種類繁多,歌手形象百變、有實力,MV用心製作。所以本座不聽canton pop不是「扮嘢」,只是想做個精明的銷費者。

   當然這不能怪歌手,他們只是順應市場,這叫做認時務者為俊傑。「fan屎」們愛看垃圾,難道不賣給他們嗎?

扑與報

  還記得小學時老師希望我們養成閱報的習慣。當然,只限於報導手法正當,沒有色情的報章。但是,近年發覺香港沒有一份華文報章可以入目,連中學唯一會訂閱那份都失守了。用馮友的說法就是︰「絕望了,我對香港的華文報章感到絕望了!」所以,本座寧願多付一兩元,看西報。雖然只看懂七成,但那七成已經比華文報的廿成好多了……(負數倍以正數,只會是更大的負數 ^_^)

  有幸生於web 2.0的年代,資訊不再給傳統媒體壟斷,而且傳媒開始反過來給網路世界領導,近年有些報章經常抄襲網誌文章、引用論壇論題當新聞屢見不鮮。再深入一點,就是報館的寫手見識有限,跟網上萬千網誌寫手來自五湖四海相比,只是宇宙一塵,看扑的得着往往比報章來得好、來得精、來得有共鳴。

  現在的報章主要賣兩樣東西︰專欄作家、奇情故事。專欄作家只為少數讀者,奇情故事則是主要市場。奇情故事又以香港娱樂圈人物傳記為首選,其次是市井街頭火爆事件,再來就是政經名人獵豔直擊,最後才是國際局勢閒事。你說道德淪亡?朋友,不要假道學了,哪個不想看?

  其實還有個方法可以免費看西報,就是到公共圖書館,不過好像愈來愈搶手,看來英雄所見略同,大家被逼崇洋去……

  還是上網算吧,一百元左右的月費,每天不到五元,省下來的請家人上茶樓吧!

節日是為了紀念足跡

從小過年都有如行軍打仗,大小工作怱忙完成,還得四處拜年,所以農曆年假撇除過年後通常所餘無幾。

過年得大肆慶祝,繁文褥節多不勝數,那是為了紀念。因為人太渺小,所以必須有熱鬧的節日,證明我們又過了一年。否則渺無痕跡地任由時間流逝,彷彿我們都不曾存在過;於是不得不在生活上添加與別不同的日子,作為我們曾經走過的證據。

紅事白事的道理亦如是,為了讓社群感受到大家一起生活過,一起前進過,於是在這些日子中,互相紀念著關係的建立與生命的逝去。尤其喪事,認識的人突然消失是一件可怕的事,禮節的意義是讓大家正式去接受一個人離開。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渺小的足跡總勝過了無痕跡。人類渺小的努力算是悲哀還是尊嚴?

— 一方

Valentine’s Day 有幾 happy?

  今天教授大派巧克力,午飯時有位同學已經準備製作了一晚的紙花、訂了晚餐、向家人借了汽車,準備表白,志在必得的樣子,我祝他出入平安、珍惜生命、新年快樂。看看維基條目[url=http://en.wikipedia.org/wiki/Valentine’s_Day]Valentine’s Day[/url],原來Valentine’s Day是意義跟端午節順道紀念我國先進同性戀詩人屈原大大相同。就沒有什麼快樂不快樂可言。

  中文叫情人節都可以,不過情人應取廣義。既然St. Valentine當年捨身取義,這個情人就應該是個動詞︰對世人有情,這才符合耶教教義。或者俗世一點,跟大家有感情的人如朋友、父母、兄弟等等都是情人。

  可能真是「神愛世人 撚化萬民」,很多跟耶教有關的節日都被以本傷人的商人騎刧,情人節不能幸免。鮮花、精品、巧克力、餐廳等坐地起價,最強還是安全套坐收漁人之利。不過這才好玩,因為商業化的情人節令沒有愛侶的年輕人怨念大增,促成[url=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E%BB%E6%AD%BB%E5%8E%BB%E6%AD%BB%E5%9C%98]去死去死團[/url]成立,在每逢佳節倍思春的日子出動搞局。老實說劍某無緣見識,不過應該很好玩的。

  其實這些商人值得一讚,因為他們掌握了羊群心理︰強調戀愛、重新包裝浪漫、物化愛情、舖天蓋地的宣傳,很多朋友會屈服這種價值觀,商人成功自製市場,所以今天的加價只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各位不要抱怨。至於這觀念是否正確,跟送鮮花送紙花的道理一樣,見人見智,只是送紙花未免要給拿着一大束玫瑰的人朋友恥笑一下,不過沒關係,努力賺錢,總有買一房子鮮花的一天,如果她願意等待。

  本座今天特別開心,因為老外教授問︰「What’s special today?」「Valentine’s~~~」「Great !」答了無關課堂的東西都加分,哈哈~~

應節連結︰

[url=http://hk.myblog.yahoo.com/hellcouple]香港去死去死團 blog (一年沒更新)[/url]
[url=http://www.orz.net.cn/]大陸去死去死團[/url]
[url=http://www.56×2.com/]台灣去死去死團[/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