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和那場雪

雖然本座都經歷過不少風浪,但2014年5月17日實在是真正超現實的一天︰一方結婚了!

以下是他的故事︰

有一個男孩,被愛過,被遺忘過。曾經,他感傷於得不到來自成人世界的疼愛。缺了的洞是個擾人的存在,經常一不小心,就把零零碎碎的東西,丟失了進去。再不小心一點,連自己也一頭栽了進去,愈掙,愈往裏面扎。想方設法,有時找到新的路逃出來;有時力竭筋疲過後,尋獲新的力量。但是有時不堪,非得把陷進去的部份割捨,才能脫身而出,又因為這樣造出了新的洞。一直填不滿。更甚的是,就這樣把自己丟在那裏,一走了之。走了好遠的路,才繞回來,才撿回去。

直至有一天,男孩踏步去尋找世界。非他所願,但時光就是會把人推出去。他要找到足夠填補那些洞的東西。他讀過書上說,有一條法則,可以填補任何闕失。

他走過街道,迎頭都是人,每個人是一個故事,但男孩不是當中的角色。街上的美味,以至聲色犬馬,都是未曾經驗過的美好。他樂於融入這片昇平當中,享受人類最新的體驗。那些洞原是黑色的,現在被種種色譜取代,他已經好久沒有寂寞。有一種最好吃的彩虹糖,男孩每次都買新顏色新味道,直至老闆說再沒有他未嚐過的款式。然後他才懂得,顏色的盡頭,只是一片模糊。

他就離開了街道。遇到一場雪,折騰了兩天,冷得知覺欠奉。想起臨行前有人告訴他,森那邊可能有適合的風光。他總是幸運的,到了森林,他找到屬於自己的愛。那些生長經年的參天巨樹,護蔭了他;其他的高矮各種鮮紅嫩綠,作為他的伙伴成長。

這些零零星星的愛有點疏落,可是,正因為被忽視過,才懂得有人注目的溫暖是如何重要,一絲一點的存在感都強烈到,如蕭瑟的夜半寒風裏,一盞遙遠但穩定的燈光。這比起那些在溫暖的林中成長的人有所不同,他是因為被雪僵過,才懂得生命的暖度。

嘗過暖意,那種舒泰的經驗讓他無止境地追逐,但總是戰戰競竸。畢竟,他太了解,那不是理所當然的應份,於是理所當然地不敢寄出期望。只能輕輕試探,畏畏縮縮,偶然得到一缺碎片,就足夠樂上半天。

然後,連森林也下雪了。世界僵住了,他困在原地。

他走出林外,跟雪說,你的力量太大了,能不能停下來。

那場雪問為甚麼。他說你把我的家搞丟了,好不容易我才找到的。

冷不是力量,只是失去熱的狀態。那場雪跟他說。

雪沒有停下,保持現狀,兩個彷彿在對峙。男孩也不怕,他早習慣了饑寒。這個世界其實沒有好不好,只有慣不慣而已。

但總有一方要妥協,從古至今皆如是。那場雪妥協了。

男孩繼續在林裏過悏意的日子,但另一個自古皆然的道理是:妥協是代價,能換來更無價的利益,這是很古老的法則。男孩一直記掛著,為甚麼那天雪會退讓。他只是在逞強,卻是明白,自己沒法一直堅持下去。

於是森林也再住不下去了。他非得不再邁步旅行,再繼續自己的尋找。

找到山上,踏足高處,舉目四顧,大小遠近、光影流聲,盡成原野。除此以外,惟有頭上的天空、雲、陽光、與更高的山峰。能容納多遼闊的世界,就能成就多巨大的人。他覺得自己好像能回去了。

事情的經過,往往是事後才能憶述的,當時人卻是最不清楚。千堆雪從山上奔騰而至,淹沒了多少未來。洪濤的白淹至,男孩在裏面翻滾分不清哪裏是雪,哪裏是自己。他想這也許是另一種意思的歸宿,卻又在模糊的黑暗中,意識到分寸難移,然後才是連帶著凍的疼痛。明明應該被沒在一片白裏頭,眼裏卻只有黑暗。顏色產生意義之前,先要有光。

結果,我還是被困在黑漆漆的洞裏。男孩想,卻不感到意外,打從第一眼開始,他就懂得,雪看起來光潔亮白,觸碰下去卻是冷冽,裏面也埋蔵著太多不為人知。他們的內在,其實相去不遠。於是,在包裹裏,他倒是明白她的身不由己,積累漸重,即或一瀉千里以後,還是沒能釋懷。

於是男孩開始一把一把抓身邊的雪,拿來填心裏的洞。填滿了,又融掉了,打從骨子裏冷出來;他還是一股勁地塞,漠視溫度、時間,世界會停在一個瞬間,當你專心致志的時候。他長久地駐留在這裏,再一次對峙,跟他的執著與命運。

終於,還是,有一方妥協了。經歷晝夜後,突然耀眼地放晴了,滿山的雪變透明了,時間流轉了,風起了,水痕乾了。冰雪化成流水,再化成女孩。我們的祖先在巫山,世代都沒找到幸福,女孩說;因為冰雪雲霧這種水氣,沒人抓得住。

他想起來了,那天森林裏的老師教他,雪不能用來填補空洞,因為冷,更甚的是會融化,抓不住。男孩卻不服氣,誰說融化就不行?比起服從,他的本能是反抗。於是那天下課後,他到溪邊練習捉住流水,撈起一把,又在指縫間離散,連同他的落寞一起。

今天他才終於懂得,沒有誰說一定要把甚麼抓住。了不起的是能容許遺漏,妥協於特性,那條古老的法則。我的幸福,我的空洞,由我來定義。

女孩說謝謝你愛我。

事實是你把我撈回來。男孩說。

————-

後記:

我結婚了。於是,想給你們留個紀念,想感謝你們,所以寫了這個故事。

我覺得這個世界不夠美好,每人都有或多或少填不滿的洞。我想,不如,我去填那些洞。在長長的夜裏迷失過,才切切地懂得黑暗中的援手有多意義重大。

我卻不知道,懂得是一回事,真正投身其中,就不是那麼容易。像孩子總遠遠無法了解父母的愛,只有一旦付出過,才懂得那些細潤無聲的愛,有多累人。

有多累人,就有多偉大。

世上沒有一種愛,是又輕鬆又偉大的。要成全,就必須代價和犧牲。還沒有說到愛裏需要智慧與勇氣,這個世界沒有好混到,想要付出,就自然付得起。

人心總是有最柔軟的一塊。有時用來包覆其他人,有時用來被傷害。

只是不管怎樣,也要正直地愛著其他人。有時是因為被愛過,被溫柔婉轉地層層包覆過,被細潤無聲地喜愛過,所以懂得愛。

有時是因為愛過,因為傷害又被傷害過,因為在無際的黑夜裏頹唐過彷徨過,才攫獲一份又一份珍貴的力量。

再把這些彌足珍重的東西,傳播出去。

這是你們教會我的,謝謝你們一直用那條很古老的法則厚待這樣任性的我。


筆者後記

男孩的孩子出生了!祝他們幸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