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6

大詛咒

  很奇怪香港口口聲聲話係民主社會,但大家對於咒人死的睇法是出奇地保守。

  可能大家認為死是很大件事,但其實所謂的生死,只是一般生物(假設大家沒有戴過石面具)的必經過程。雖然我相信一般人還是不想太快就死的,但同​樣地也相信有不少人都希望某些人早死早着的念​​頭。

  問題是,把這個想法訴諸於口的又有幾多個?曾經我做過一個實驗︰有期每天都會唸︰「董建華快啲死!」,每日三次,每次三遍,風雨不改。可能是我修行不夠,念力沒有曹博士咁厲害。所以最多只係腳痛落台,不過如果我選議員的話,政績一定會寫呢一項。

  其實想人死的話,不妨畀對方知道,可以等對方知道發生咩事,改到就改,改唔到就只好繼續咒了,念力足夠的話應該可以夢想成真的。應該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