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閱讀

  大約小學三四年級,就開始隨時有書本在左右的習慣,小至倪匡袋裝小說,大致一本過的三國演義,相比現在一部Kindle在手,當年真是很有霸氣。

  我閱讀不快,也快不了,因為從不肯放過細節。不過,很少重看,也很少忘記。然後就順理成章的揀擇閱讀了,理由跟挪威的森林的永澤學長差不多。

  現代人出書過份容易,為人類徒潻垃圾,也屠殺了森林。

  同理,古文較為精煉,近文倍多沙石,更不用說那些堆砌做作之流。

  經典未必全對,但總有其割據一方的理由,但不可貪多,找一兩本讀透,其他自然水到渠成。

  一定要培養理解古文的能力,不能相信注疏,因為有太多太多的利益集團滲透其中,中華民族今天的局面他們是罪魁禍首。

  不要學共產黨式中文,那是雜種文,不歐不中的雜種,不如不學。

  閱讀是一種生活態度,不讀不會死,就是沒有那種生活態度而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