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大家都害怕看別人死亡?

  親友死亡,痛心難免。其實也是一份給自己的成績表。

  考試未如理想,除了責怪自己未盡全力,多少也有官僚塞責的因素。失去親友的心情,卻實實在在反映當事人跟死者的關係。

  悲痛莫名者,自然跟離世者關係非淺,但這關係可以只是論資排輩的血緣親疏。很多時兩者可以是父子之親,而且生活起居在同一屋簷下,但每天主要是早晨吃飯的問候,然後各有各的忙碌。日復日、年復年。

  直至有一天年長的機能衰退,或者年輕的飛來橫禍。然後醫院就成為每天閒話家常的好地方。這還可以說小病是福,但往往最壞的情況是閻王這個全中國最剛正不阿的首長級官員接手個案,可是連最後的話別都不會通融的。

  楊威利說「人活着就是在看別人死亡」。其實如何看着別人死亡才是真正的課題。一般人對好朋友的死亡較能看得開,因為好朋友間總有份「唔使講嘢」的互相了解,即所謂無憾。相反面對親人則往往對其生前的忽略、為不能彌補的缺失而悲痛自責。這是後現代社會的問題,也是我們的悲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